Nightmare wish™

MDZZ女孩激情诈尸

天惹这一期的预告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因为何撒白出道了所以肯定不是凶手


表白一下白rap好吧真的slay


贾跳舞的小疯子人设也太好吃了吧


我觉得甄贾cp可以搞起来了


预告里贾还维护甄c位就是真爱无疑了


呜呜呜我要搞事都不要拦我


过两天就出甄贾的文  盲猜贾是凶手


然后看看自己猜的和节目里的能有多少一样


明侦冲鸭!!!!NZND冲鸭!!!!


Something


诈一下尸     免得你们忘了我

这首歌真的好听

美莱冲鸭!!!!

咳咳     接下来是正题

睡前激情短打     希望你们食用愉快

——正文——

一个眼神,我们心有灵犀。

他们之间很少有这种偶像剧情节,似乎是上天再说“公平”二字。

可笑。

道明寺皱着眉头很严肃的思考着。花泽类则是在旁边若无其事的翻阅着杂志,嘴角带着一丝不引人注意的笑意。

怎么这么可爱这个人。

花泽类想到,嘴角就又上扬了一分。

突然之间,四目相对。

看着那双眼睛——锋利、英气,永远让人那么心动。

花泽类笑的更放肆了。

——吻我。

这是道明寺吻上对面小孩的唇之前唯一接收到的信息。

从对面那双眼睛。

一吻完毕,道明寺满足的看着那双眼睛。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不用言语,爱意也会从眼睛里传达出来。

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我们在一起。

花泽类笑着眯起了眼睛。

我们心有灵犀,不是吗?

——完——

车别催,最近忙……

等我回法国就填坑
你们看这条什么时候删了
就说明我的车车已经写好了

[寺类]是误会啊


吃醋梗玩一波

国际三禁OOC警告

我最近没看剧所以和剧情是无关的

可以接受就继续吧

——正文——

西门冷眼看着身旁的类。

正在安静看书的男人表情不温不火,眼神确实彻彻底底的暴露出自己的不快。

美作和阿寺还没下课,尴尬。

西门认命的叹了口气。

“类?”西门转头挑了下眉。

花泽类看懂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叹了一口气,花泽类把书合上。有些委屈的看了西门一眼。

道明寺最近在很频繁的约杉菜出去吃饭。

在有一次无意撞见的时候,道明寺还微微避开了视线,搂过杉菜装作不认识一样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呢?

“我该怎么办?”花泽类垂着眼眸,有些艰难的开口问到。

西门接收到对方语气里的冷意,挑了挑眉,不再说话。

“阿彦!”美作推门而进,语气透着兴奋。

“来了?”西门起身,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转身笑了:“我要和美作出去玩,先走了,帮我们和阿寺说一声。”

啧。

花泽类眼神彻底沉下来了,在两个人关上门之后,狠狠的把书一扔。起身准备离开。

“吱呀…”门在这个开了,道明寺和杉菜有说有笑的进来了。

“……”

花泽类率先打破沉默,但他并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手机就直直的走出去了。表情没有一点温柔和客气。

道明寺微微皱眉,盯着花泽类的背影意味不明的冷哼了一声。

杉菜不知道,不关杉菜的事。

“你和他……”“你不要管!”道明寺突然上窜的火气吓了杉菜一跳。“不问就不问嘛…那么凶干嘛!”杉菜也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并附上一对白眼。

“我不知道,我有点害怕…”道明寺颓在椅子上。

“你喜欢人家,就去告白啊,来找我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啊…”还会破坏我在类心里的形象好不好!杉菜真是越想越气。

“他要是…不和我做朋友了…我该怎么办!”道明寺揪着自己的头发,愁的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这种状态…你很喜欢?”杉菜又赏了道明寺一个白眼。

“我也不喜欢…”道明寺放开了自己的头发。

“你不会是等着类学长来告白…”杉菜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道明寺,“你不是吧…”

“那…我…怕被拒绝…”道明寺叹了一口气。

“呵。”杉菜把包拎起来,准备走了。

“你去哪儿啊!”道明寺跳了起来。

“你这种智商,我觉得不行了,放弃吧,别拖累我。”杉菜无情走人,留下道明寺一个人在桥牌室暗自苦恼。

第二天,花泽类没有和其他三个人合体。
美作有点不知所措,西门摸了摸他的头,表示情况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你还想再拖下去?”西门往桌上扔了一张红桃A。

“我赢了。”美作开开心心的把牌摊在桌上。

“我该怎么办…”道明寺无心顾及牌桌上的输赢。

“去找他,是我作为朋友的提议。”西门摸着美作的手,看着自己的人暗暗的在笑,自己的眼睛也开始带笑。

道明寺犹豫了一下,就抓起外套冲了出去。
美作愣愣的:“他知道类在哪儿吗?”

“呵,他知道。”西门斜着眼睥睨门的方向。

冲进天台的时候,道明寺就看到了在倒立的花泽类。

看到滴在地上的眼泪,道明寺觉得心脏被揪住的疼。

“类…”道明寺冲过去把花泽类托住。

“阿寺…”花泽类喉头有点发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来干什么。”花泽类反应过来之后神情恢复了正常。

“来告白。”道明寺的嗓子微微在抖。

“杉菜并不在这里,她今天没……唔……”
话音未落就被眼前的人吻住。

熟悉的味道在鼻尖环绕,近在咫尺的温热感让花泽类有些颤抖,犹豫了一会儿,花泽类
最终还是跟随自己跳动如雷的本愿,闭上了眼睛享受这个吻。

道明寺的吻技很好,即使是母胎solo那么长时间,这一点也不可置否。

唇舌纠缠之间,道明寺的手也缠上花泽类软下来的腰上,听到花泽类发出微微的嘤咛声,道明寺除了满足还有一些自责。

缠绵的舌吻结束之后,花泽类已经被道明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我喜欢你,我不知道怎么办,杉菜也不愿意帮我…”道明寺有些委屈。

花泽类咬了下唇,语气狠狠的:“没有下次就知道嘛?”

道明寺盯着花泽类泛着水光的嘴唇,心里痒痒的,有轻轻的贴了上去。

花泽类也不抗拒了,主动缠了上去。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像是要把之前的冷战误会都融化。

两人都有些忘情,道明寺顺着花泽类的颈脖一路吻下来。

还在喉结上有些恋恋不舍的舔了一下。

花泽类的喘息声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情动:“阿寺……”

声音软软的,让道明寺顿时觉得气血往下冲,突然僵住了。

勉强的维持住了脑子里的黄暴想法,道明寺笑了一声:“想要?”

花泽类眼里已经微微湿润:“想要…阿寺…”

轰——道明寺彻底炸了,手开始放肆的在花泽类身上游走。

花泽类坐在道明寺身上,衣服已经被拉到胸口了。等感觉到后面的触感是什么的时候,还是微微有点慌张。

“阿寺,回…回家…”花泽类仰着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回家。”道明寺虽然口头答应了,手却仍然来回抚摸着花泽类的下身。

“真的…真的回家…回家好不好…”花泽类觉得快感堆积的速度太汹涌,让他只能用手紧紧抓住道明寺的肩膀。

高潮之余,花泽类还是有些莫名的生气。躺在道明寺怀里皱着眉头。

道明寺只能无视自己紧绷的下身,帮花泽类把衣服擦干净。

“还生气吗?”道明寺小心翼翼的揉了揉花泽类的头发。

“我以后,不想再吃醋了。”花泽类捂住脸很委屈的说。

“好,不会了。以后我只会爱你一个。”道明寺心里窃喜。

“那…那…”花泽类也心软了。

“什么?”坏笑道。

“那我们回家…”花泽类小声嘀咕。

嘶。道明寺心里狠狠的抽了口气。认命的把花泽类抱起来。

“彳亍口巴,回家…”

——并没有结束的tbc——

我们下次见:)

【西作/作西】我不知道标题怎么写


西装太欲了我不行了

短打一波流

这个剧没眼看了已经

实在是一个眼神就脑补出一场船戏啊

在翻车的边缘疯狂试探

你们凑合看吧

——正文——

普通大学生需要每天穿西装去学校吗?美作盯着身旁的人恨恨的想。

他似乎是忘了他们作为F4的成员在别人眼里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学生。

西门推了推眼镜,略有些疲惫的扯了扯领带。

却感觉腰上出现了一只不安分的手。

西门的瞳孔因为错愕微微缩小。转而把目光落在始作俑者上。

美作感受到西门危险的目光,和被紧紧攥住的手,耳朵一点点红了。

这腰线……假的吧……

西门像是知道某人怂的真实的内心,有点不屑的笑了一声。

美作突然很委屈:什么呀……

嘴一撇,把手抽回了,有点生气的转过身去。

西门彻底被逗乐了,一下子笑出声来。

每天照例邀请美作来家里“学习”,但得知花泽类和道明寺两个人又耍小脾气不去秘密基地,西门转头就改变了主意。

美作进到基地里的时候,西门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美作盯着西门,暗暗的笑了笑,轻轻的把手伸向西门的眼镜,想让西门睡的舒服些。

手刚刚碰到镜架就被轻轻握住了,西门眯着眼,轻轻揉着美作伸过来的手。

手法极其色情。

整个胳膊都酥了,美作皱了皱眉,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视线在沙发上的人身上上下徘徊,呼吸微微加快了。

“美作……”西门微微皱眉,撒娇似的换了个姿势:“帮我。”

脑子里炸出烟花,美作有些颤抖的解着西门的衬衫扣子。那些平时很清晰的扣子在现在却好像怎么都抓不住。轻轻的解开领带,美作只觉得心跳快的要爆炸了。

西门眯着眼享受完脱衣体验卡之后就反客为主,坐直了身子把美作拉到自己腿上,手也在腰上流连忘返。

用领带遮住美作的眼睛,看着怀里的人带着哭声求饶,西门还是心软了:算了,来日方长。

吻掉美作眼角的泪,西门轻笑:“舒服吗?都she到我衬衫上了啊。”

“你……你滚啊……”美作捂着眼睛,拼命逃避刚刚发生过的事。

“美作真的太可爱了,风衣穿的太好看了,一不小心就忍不住了啊……”西门搂住美作小心翼翼的哄着。

“你……下次……不许穿西装了!!”美作挣扎着想坐起来,但腰一软又倒回西门怀里。

“不好看吗?”西门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

“好看……”美作红着脸低下头,悄悄的笑弯了眼睛,开始整理西门的衣领。

“西门穿西装太好看了,我也……忍不住……”美作小声的不能再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嘶……”西门倒吸了一口气。

必须要回家了,西门皱着眉想到。

——完——

对不起我不会写车,真的不会写车。

我会去练练怎么写车的,我真的好菜😭

【类寺/寺类】好朋友太会撒娇怎么办

西门视角下的无脑产物

论撒娇我们阿寺怎么会会输呢/doge

随便写的别太计较

国际三禁

ooc警告

嘻嘻

——下面是三无段子——

一个人一旦开始坠入爱河,撒娇的频率也会比以前更高一些。

在道明寺开始喜欢花泽类的时候,这句话就开始展现出他的道理来。

最近道明寺的撒娇频率让他的两个朋友真是苦不堪言。

“我不要~”道明寺皱着小脸嘟着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美作顿时眼前一黑,胃里一阵翻腾。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吐槽完就急急躲到西门身后。西门也是推了推眼镜,自动屏蔽掉了这让人头秃的一幕。

愁人。

西门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开始祈求花泽类赶紧下课。

照这样闹下去,这鬼见愁的撒娇迟早逼着自己人反目成仇。

辣到我的眼睛就算了,我家宝贝的眼睛也受到了荼毒,过分!

想到这儿,西门突然看了一眼道明寺。

道明寺觉得颈子后面凉凉的,有点怕。

阿寺好怕,要类的抱抱才能好。

想到就皱起了眉头,一脸委屈巴巴的坐在桌子上。

西门直接带着美作去吐了。

花泽类现在门口暗暗的注视着这一切,淡淡的笑了一下才进门。

啧,真可爱。

花泽类如是想到。

轻盈的进门,从背后环住道明寺,用额头蹭着道明寺的后背,半天才闷声说道:“阿寺。”

道明寺也转过去抱住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花泽类抬起头,眼里带着星星,红着耳朵说:“要亲亲。”

西门只能带着美作再一次进了厕所。

打扰了打扰了。

——完——

小声哔哔:有没有人看西作/作西的老年代步车,没人就不发了,有人的话就作为深夜福利给你们……

【西作/作西】眼镜


依旧取名废

继续诈尸可以不理

ooc是我的他们都是天使

西门眼镜实在是太欲了

来一波激情短打然后你们乖乖睡觉?

接下来正文

多多担待

——正文——

明明不近视,西门就是喜欢把平光镜架在鼻梁上。

被问到理由,西门也只是笑着搂过身旁的人儿,没有太多回应。

即使感觉到奇怪,美作一开始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看为什么不带呢?美作被这个理由折服了。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导致第二天美作在床上裹着被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像是两个人都有点喝上头了。西门掺着自己踉踉跄跄的上楼,手紧紧的搂着自己,生怕有些疯癫的自己摔下去。

男人是经不住诱惑的生物。

西门现在面对一个喝了酒有点上头的小疯子,急躁得扯领带。然鹅美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美作笑的像个小猫一样窝在西门怀里,又突然跳着跑出去转圈圈。弄的西门很狼狈,又不知所措。

好不容易把美作扔在床上,西门自己也坐在床边,轻叹了一口气。

美作一下子跳了起来,转身看着西门,有些喘气。

西门仰着头,扣子扣在第三颗刚刚好露出锁骨。床头灯的橘色打在西门泛着冷光的镜片上多了一丝玩味。

美作直直对上西门似笑非笑的眼睛。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美作愣愣的站着,看着眼里的人缓缓的给了自己一个微笑。

一个很诱惑,很挑衅的笑。

美作俯下身,想抓住西门的领带,给他一个吻。

眼镜怎么这么碍事呢?美作边把眼镜拿掉边想。

后来在美作的强烈抗议下,西门终于还是把平光镜摘了。

为什么?

因为那副眼镜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美作:是他先动的手!

美作红着耳朵往西门怀里缩了缩。

西门摇了摇头,用指尖轻轻揉了揉美作的头。

“小笨蛋。”

——完——

如是爱情

起名废

脑洞大却没作为的诈尸写手

本着没人产粮就自己动手的原则摸了个鱼

ooc是我的他们都是天使

老年人心态不好希望大家多多担待

接下来是正文

——三无产品——

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和自己意料之中有所不同。

道明寺把烤好的鱿鱼串递给花泽类的时候,看着对面的人笑的像个偷腥的猫儿,带笑的视线轻轻划过自己的脸,道明寺突然迷茫了,但又只好低着头尴尬的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相处的久了,道明寺知道:花泽类大概是个外热心冷,很执着的人。他面上尽的同学友谊和内心深处抗拒与别人交往的矛盾大概只有4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来。外出活动也好,桥牌游戏也好,他总是默默地现在自己身后看着,脸上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

“很暧昧……”道明寺如是想到,“但又很普通。”

平衡是在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呢?

其他人可能会说:“大概是杉菜的突然闯入?”

道明寺眼底冰凉,轻笑一声:“幼稚。”

4个人的专属平衡自然只能从4个人内部攻破。道明寺一直是这么想的,现实,也是如此的真实,猝不及防的喂了道明寺一口狗粮。

那段时间美作很喜欢穿高领衫,道明寺开始还打趣美作秋天蚊子多之类的。后来,再有一次自己不小心迟到的时机,秘密被道明寺亲自撞破。

西门坐在桌子上,手机端着酒,仰头说了些什么,美作笑的眯起了眼睛,缓缓的弯腰,两人轻轻的吻在了一起,在吻加深的过程,西门的手还在美作的腰上轻轻的抚摸。

没眼看!!!

道明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处心积虑自我催眠了22年的直男世界观就这么崩塌了。

但也不知怎么,他并没有像丈夫撞破妻子出轨那般破门而入大声质问,而是选择自己在门口面壁了一会儿,装作不知情的继续那场聚会。朋友的关系于是就这样很好的维持住了。

但男人的直觉告诉自己,花泽类很不一样。从头到脚都不一样。

自己可以分辨出花泽类待人的真心程度,也放心自己的朋友和别人交朋友。这条规则,到花泽类这里就失了控。

这可怎么办?

道明寺最近很慌,花泽类看得出来。看破不说一向是做为朋友的美德,所以花泽类也并不着急找西门美作他们去帮忙分担。更何况还是人家在浓情蜜意的时候。

但不愿意分享近况的原因还有一条,就是花泽类自己也很失控。控制了很久的感情,在最近,好像越来越压抑不住了。

自从自己看到了那个傻乎乎的人和别的女人拌嘴亲吻,自己心就越来越抑制不住的愤怒。

啊,原来这就是爱情。

看着对面美作和西门手牵手笑盈盈的看着自己,花泽类脑子一直解不开的谜题终于有了答案。

一个问题终了下一个问题又到来了:“我究竟要怎么把那个傻子拐到手呢?”

最终还是多亏了杉菜。

道明寺愤怒的找到花泽类,看到对面的人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道明寺又开始慌了,那种暧昧的令人窒息的氛围让他质问的话卡在了喉咙口。

“阿寺……”是熟悉的温软声音,但却是可怜的语调。

“类、类……”道明寺声音有些抖。

“作为阿寺的朋友,不许阿寺和别人亲近,是不对的想法。但我……”花泽类垂下眼睛,密长的睫毛遮住双眼,咬了咬嘴唇,有些自嘲。

“但我就是没办法容忍阿寺身边出现其他人!”

道明寺愣在原地,结结实实的被这个惊天秘密吓了一大跳。

身体很抗拒,思想却像受了蛊惑一般:类喜欢我,我也……

不对!!!

道明寺狠狠的喘了口气,试图打破这暧昧的氛围,却没想到花泽类根本不给他机会打破。

“那阿寺愿意吗?我身边,有其他男生女生,我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我只对着他们笑……”

“不可以!”顺着本能吼出来这句话道明寺心里就一阵烦躁:啧,这该死的占有欲。

花泽类笑眼盈盈,一步一步的朝着道明寺走去。在道明寺耳边轻轻吹气:“我根本不想当阿寺的朋友呢,只想当阿寺的男……”

话音未落就被吻住了。

花泽类满足的轻叹了一声,手也紧紧环住道明寺的腰。

啊,原来这就是爱情。

道明寺吻着怀里的人如是想。

——END——

今天看了战马解说
又看了之前的糖
真好啊他们

关于百粉点梗

因为鸽了一阵子…
就宣布一下
因为逸轩不是第二人生里的主打cp
但也不想让你们失望
所以我就第二人生番外里开鑫逸鑫的小破车
然后电竞同人里是杰宝的老年代步车
最后随机抽一个留言是逸轩的孩子点梗定制
那个幸运儿是谁见评论
就这样
爱你们
支持我们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