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mare wish™

望周知



流星花园里所有包含sq的文章我都暂时删了


不过我截屏了我删掉的东西


先避避风头大家不用着急


如果还想看就私聊我


MDZZ女孩激情诈尸

天惹这一期的预告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因为何撒白出道了所以肯定不是凶手


表白一下白rap好吧真的slay


贾跳舞的小疯子人设也太好吃了吧


我觉得甄贾cp可以搞起来了


预告里贾还维护甄c位就是真爱无疑了


呜呜呜我要搞事都不要拦我


过两天就出甄贾的文  盲猜贾是凶手


然后看看自己猜的和节目里的能有多少一样


明侦冲鸭!!!!NZND冲鸭!!!!


【类寺/寺类】好朋友太会撒娇怎么办

西门视角下的无脑产物

论撒娇我们阿寺怎么会会输呢/doge

随便写的别太计较

国际三禁

ooc警告

嘻嘻

——下面是三无段子——

一个人一旦开始坠入爱河,撒娇的频率也会比以前更高一些。

在道明寺开始喜欢花泽类的时候,这句话就开始展现出他的道理来。

最近道明寺的撒娇频率让他的两个朋友真是苦不堪言。

“我不要~”道明寺皱着小脸嘟着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美作顿时眼前一黑,胃里一阵翻腾。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吐槽完就急急躲到西门身后。西门也是推了推眼镜,自动屏蔽掉了这让人头秃的一幕。

愁人。

西门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心里开始祈求花泽类赶紧下课。

照这样闹下去,这鬼见愁的撒娇迟早逼着自己人反目成仇。

辣到我的眼睛就算了,我家宝贝的眼睛也受到了荼毒,过分!

想到这儿,西门突然看了一眼道明寺。

道明寺觉得颈子后面凉凉的,有点怕。

阿寺好怕,要类的抱抱才能好。

想到就皱起了眉头,一脸委屈巴巴的坐在桌子上。

西门直接带着美作去吐了。

花泽类现在门口暗暗的注视着这一切,淡淡的笑了一下才进门。

啧,真可爱。

花泽类如是想到。

轻盈的进门,从背后环住道明寺,用额头蹭着道明寺的后背,半天才闷声说道:“阿寺。”

道明寺也转过去抱住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花泽类抬起头,眼里带着星星,红着耳朵说:“要亲亲。”

西门只能带着美作再一次进了厕所。

打扰了打扰了。

——完——

小声哔哔:有没有人看西作/作西的老年代步车,没人就不发了,有人的话就作为深夜福利给你们……

今天看了战马解说
又看了之前的糖
真好啊他们

关于百粉点梗

因为鸽了一阵子…
就宣布一下
因为逸轩不是第二人生里的主打cp
但也不想让你们失望
所以我就第二人生番外里开鑫逸鑫的小破车
然后电竞同人里是杰宝的老年代步车
最后随机抽一个留言是逸轩的孩子点梗定制
那个幸运儿是谁见评论
就这样
爱你们
支持我们崽儿

第二人生2.0 (番外)

“你们要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伍贺×宋玄
C3
伍贺最近被噩梦缠身了。
能到了脸灰的发白的宋玄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里,红唇轻启,对那个男人说着什么。又看到自己的母亲凄厉地朝自己扑过来:“永远不要回去!永远不许说自己姓伍!”一边又是自己连脸都认不全的亲生父亲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你必须来深度发觉工作,只能为我效力,听懂了吗,伍贺…贺…”
“呵呵?呵呵!呵呵!”
张专员看到脸色发青的贺呵呵趴在桌上,狠狠的拍了他两下。
“啊?”他眼睛里这才聚了些神。“做噩梦了?”张专员有些莫名其妙。“恩…可能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现在…被发现了吧…”伍贺自己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勉强。“呵…”张专员这才转过去,笑的有些不走心:“你放心,做我们这一行的,只有我们去发现别人的亏心事,哪有别人发现我们的呢?”伍贺趁着这个时间强打起精神继续手头的工作,一抬眼看着张专员手里紧紧攥着那张关于程以鑫的卡片,眼神又暗了下去。
又到了晚上,伍贺发现张专员日常配着泡面番吸溜着泡面,心里实力嘲笑了一波员工的品味。结果一看到屏幕,愣了半天才缓过来:达夏?娜娜?心里纠结了好久,半天才很不是滋味的酸了一句:“无脑泡面番…你也多提升提升品味吧!”“欸你看这个女主,是不是和你很像?”张专员特激动的指着屏幕。“哪里像?”强行反驳。手机却亮了:“今晚老地方。”伍贺笑了笑:“上司,今晚没事我就先走了!”
“嗯嗯,去吧。明天老地方等我。”“好嘞!”
伍贺出了办公楼,小心翼翼的绕道打了辆车。
作为陶醉的酒友之一,伍贺表示对这个兄弟可以说是痛恨至极。原因?因为陶醉从不把自己和宋玄安排在同一张酒桌上。但陶醉这个人,表面上温和圆滑,善解人意,可心里却有着很多想法,不容别人置疑。
心里自我安慰了一波,伍贺按响了陶醉家的门铃。
……
“我也想走了,你觉得呢?”陶醉摇着酒杯,笑的很浅。“走?走呗!”伍贺一直盯着手里的烟,着迷的看着烟头上的火光——一直在燃烧的地方,仿佛是什么盛大的美景。“和你哥一样会打哈哈,没劲!”陶醉看他这样,翻了个白眼,换了个姿势做进沙发里。“你把自己蜷成这样不难受?”伍贺撇了他一眼。“呵,你和你哥一样厉害,知道我哪里难受。”“……”伍贺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都干了,然后把烟头拧在烟灰缸上,起了身。
“少想。”伍贺按了一下陶醉的肩,狠狠的皱了一下眉,然后转身离开。
冷风吹到身上,让伍贺醒了不少。看着空亮着五彩霓虹的街道,伍贺长叹了一口气:宋玄,你在哪儿?在干什么?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下面是我的废话——
我:大家好久不见了!什么节都过完了我才出现很对不起!那第二人生我也会尽自己所能快快写完的!谢谢大家支持!

通知

对不起大家!
我出院了!
之前的文我会尽量补上的!
这个号会继续更的!
然后支持一下我们崽儿的新网剧!
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
爱你们!